打開APP
小貼士
2步打開 荊楚網APP
  • 點擊右上角“…” 按鈕
  • 使用瀏覽器/Safari打開

湖北法院發布5起涉毒犯罪典型案例

2021-06-26 14:16 湖北日報  

湖北日報訊(記者袁超一、通訊員邢依婷)6月26日是“國際禁毒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5起涉毒犯罪典型案例,以進一步揭示毒品危害,提升人民群眾識毒、防毒、拒毒意識,警示違法犯罪分子,彰顯全省法院依法嚴厲打擊毒品犯罪的鮮明立場。

【案例1】董某豪、吳某洋販賣毒品、容留他人吸毒案

——未成年人販賣毒品、容留他人吸毒

基本案情:被告人董某豪,男,2001年4月19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無職業。被告人吳某洋,男,2003年9月15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無職業。2019年3月,被告人董某豪與陳某(另案處理)預謀販賣毒品。同年3月16日,董某豪出資,陳某購得1480元的毒品,后二人將毒品分裝成若干小袋。2019年3月16日至18日期間,董某豪與陳某將上述毒品販賣給吸毒人員李某等人,獲毒資共計人民幣2800元。吳某洋明知董某豪販賣毒品,仍幫助董某豪將毒品販賣給吸毒人員王某某,獲毒資人民幣700元。2019年3月16日至18日期間,董某豪在明知吳某洋、吸毒人員劉某某均系未成年人的情況下,容留二人在其租住的某賓館房間內吸食毒品。3月18日13時許,民警在該賓館抓獲董某豪、吳某洋及陳某、劉某某等人,并查獲吸食毒品所用的透明塑料袋3個及錫紙1條。經對上述四人尿液檢測,結果均呈陽性。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董某豪、吳某洋的行為均已構成販賣毒品罪;董某豪容留未成年人吸食毒品,其行為已構成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董某豪一人犯數罪,依法應當數罪并罰。董某豪在販賣毒品過程中,行為積極,系主犯。吳某洋在幫助被告人董某豪販賣毒品過程中,起協助作用,系從犯,應當從輕處罰。董某豪、吳某洋犯罪時未滿十八周歲,應當從輕處罰。董某豪、吳某洋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并簽字具結,可以從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董某豪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被告人吳某洋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元;毒資2800元予以收繳,上交國庫。

【案例2】

喻某販賣毒品一案

——零包販賣新型毒品

基本案情:被告人喻某,男,1989年10月24日出生,初中文化,運輸服務人員。2020年1月2日,喻某攜帶毒品駕駛小汽車從我省A市出發到達B市,分兩次向涂某出售所帶來的毒品,其中出售“K粉”“神仙水”各3包,共收取人民幣3200元。公安機關抓獲喻某后在其衣服口袋及小車后備箱內查獲疑似毒品“K粉”17包、“神仙水”7包,經現場稱重,疑似毒品“K粉”總重量為4.854克,疑似毒品“神仙水”總重量為8.468克。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喻某違反國家對毒品管制的法律規定,販賣含氯胺酮成分的毒品“K粉”及含3,4-亞甲基二氧基-N-甲基苯丙胺和甲硝西冸成分的毒品“神仙水”,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年2個月,并處罰金3000元。對被告人喻某退繳的違法所得32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案例3】

田某武販賣毒品案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實施毒品犯罪

基本案情:被告人田某武,男,1990年11月5日出生,小學文化程度,無正當職業。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期間,田某武在我省某市賓館長期開房,網羅張某、徐某某、柯某(均已判決,案發時均未成年)等人販賣毒品。其間,田某武找來吳某對三人進行管理,田某武將甲基苯丙胺片劑、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及oppo、vivo、華為榮耀專用手機交給吳某,然后按毒品交易額的20%付給吳某提成。在日常管理中,吳某按交易額的10%提成付給柯某、徐某某等人。交易完成后,收取的毒資交給吳某。2016年12月16日至27日,田某武在租住的房屋安排周某明、周某祥、程某(均已判決)販賣毒品。田某武安排周某明、周某祥、程某每人一天輪流販賣毒品,每天中午12時到次日12時為一班,利用專用的手機電話號與吸毒人員聯系,田某武每天按照收入的10%提成給周某明、程某等人。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田某武多次販賣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田某武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的,是累犯,應依法從重處罰。田某武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販賣毒品,依法從重處罰。田某武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具有重大立功表現,量刑時依法減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田某武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1萬元。

【案例4】

幸某坤運輸毒品案

——未成年人被教唆、利用實施毒品犯罪

基本案情:被告人幸某坤,男,生于2003年2月24日,漢族,務工。2019年9月4日,幸某坤的微信好友“小晨晨”用微信與其聯系,讓其幫忙送東西,事成之后會給幸某坤報酬,幸某坤表示同意。2019年9月10日 “小晨晨”與幸某坤微信聯系,并將“陳晨”的微信名片推薦給幸某坤,讓其趕到我省某市幫忙取張銀行卡和手機卡再送給別人,承諾事成之后除去路上開支,再付給幸某坤3600報酬。隨后幸某坤按照 “小晨晨”、“陳晨”的指令從安徽省合肥市途徑武漢市、黃岡市趕到某縣城。途中“小晨晨”、“陳晨”曾要求幸某坤將他們之間的微信聊天記錄及轉賬記錄刪掉,從而引起幸某坤懷疑,但在“小晨晨”、“陳晨”承諾“事辦好之后再多加錢,公司扣多少工資都補上”的情況下,幸某坤答應繼續幫他們辦事。2019年9月12日下午,幸某坤按照“陳晨”的指令及微信發的地址,從某縣城趕到某中學,并按照“陳晨”的要求,將手機調成黑屏拿在手中,保持與“陳晨”的微信語音通話狀態,然后進入該中學后門門衛室內取收件人叫“高新”的快遞,被事先守候的公安民警抓獲。后經公安民警當面檢查,在幸某坤要取的、收件人為“高新”的中通快遞內有24瓶牙膏,將牙膏割開檢查,其中20瓶牙膏內發現藏有用黑色膠帶纏裹的1409.75克淡黃色圓柱狀物品,從中檢出毒品海洛因成分,含量為57.95%-67.56%不等。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幸某坤為獲取不等值的運費而為他人采用隱蔽的方法交接物品,在其已認識到運輸的物品可能是不正常物品的情況下仍去領取快遞,屬于主觀上的明知,其行為已構成運輸毒品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幸某坤犯罪時為未成年人,依法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幸某坤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庭審中有悔罪表現,可酌情從輕處罰。幸某坤系受指使運輸毒品,在整個毒品犯罪環節中處于從屬、輔助和被支配地位,所起作用和主觀惡性相對較小,其涉案運輸的毒品未流入社會,社會危害性也相對較小,可酌情從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幸某坤有期徒刑7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 。

【案例5】

冷某鋒故意殺人、尋釁滋事案

——吸食毒品致幻故意殺人、尋釁滋事

基本案情:被告人冷某鋒,男,漢族,1979年6月10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某物業公司員工。2016年10月10日21時許,冷某鋒受邀約到其朋友家中吸食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劑。同日21時50分許,冷某鋒從其朋友家中離開步行至其住處側面巷子口時,遇下晚自習回家的李某某。冷某鋒因吸食毒品后產生幻覺,將李某某誤作他人并臆想李某某與其女友有不正當關系,遂持隨身攜帶的折疊刀對李某某胸、腹、手臂等處捅刺數刀,致李某某死亡。次日7時許,冷某鋒因吸食毒品后行為異常,在家門口燃燒衣物。肖某從此處路過,冷某鋒手持木棍上前無故對肖某進行擊打,致肖某左側第9、10肋骨骨折,損傷程度為輕傷。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冷某鋒持刀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冷某鋒隨意毆打他人,致一人輕傷,情節惡劣,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冷某鋒一人犯數罪,應依法予以并罰。冷某鋒因吸毒致幻后在夜晚持刀殺害一未成年在校學生,手段極其殘忍,罪行極其嚴重,還隨意毆打他人,依法應予懲處。據此判決:被告人冷某鋒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冷某鋒已被執行死刑。

湖北日報訊(記者袁超一、通訊員邢依婷)6月26日是“國際禁毒日”,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5起涉毒犯罪典型案例,以進一步揭示毒品危害,提升人民群眾識毒、防毒、拒毒意識,警示違法犯罪分子,彰顯全省法院依法嚴厲打擊毒品犯罪的鮮明立場。

【案例1】董某豪、吳某洋販賣毒品、容留他人吸毒案

——未成年人販賣毒品、容留他人吸毒

基本案情:被告人董某豪,男,2001年4月19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無職業。被告人吳某洋,男,2003年9月15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無職業。2019年3月,被告人董某豪與陳某(另案處理)預謀販賣毒品。同年3月16日,董某豪出資,陳某購得1480元的毒品,后二人將毒品分裝成若干小袋。2019年3月16日至18日期間,董某豪與陳某將上述毒品販賣給吸毒人員李某等人,獲毒資共計人民幣2800元。吳某洋明知董某豪販賣毒品,仍幫助董某豪將毒品販賣給吸毒人員王某某,獲毒資人民幣700元。2019年3月16日至18日期間,董某豪在明知吳某洋、吸毒人員劉某某均系未成年人的情況下,容留二人在其租住的某賓館房間內吸食毒品。3月18日13時許,民警在該賓館抓獲董某豪、吳某洋及陳某、劉某某等人,并查獲吸食毒品所用的透明塑料袋3個及錫紙1條。經對上述四人尿液檢測,結果均呈陽性。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董某豪、吳某洋的行為均已構成販賣毒品罪;董某豪容留未成年人吸食毒品,其行為已構成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董某豪一人犯數罪,依法應當數罪并罰。董某豪在販賣毒品過程中,行為積極,系主犯。吳某洋在幫助被告人董某豪販賣毒品過程中,起協助作用,系從犯,應當從輕處罰。董某豪、吳某洋犯罪時未滿十八周歲,應當從輕處罰。董某豪、吳某洋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并簽字具結,可以從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董某豪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被告人吳某洋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元;毒資2800元予以收繳,上交國庫。

【案例2】

喻某販賣毒品一案

——零包販賣新型毒品

基本案情:被告人喻某,男,1989年10月24日出生,初中文化,運輸服務人員。2020年1月2日,喻某攜帶毒品駕駛小汽車從我省A市出發到達B市,分兩次向涂某出售所帶來的毒品,其中出售“K粉”“神仙水”各3包,共收取人民幣3200元。公安機關抓獲喻某后在其衣服口袋及小車后備箱內查獲疑似毒品“K粉”17包、“神仙水”7包,經現場稱重,疑似毒品“K粉”總重量為4.854克,疑似毒品“神仙水”總重量為8.468克。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喻某違反國家對毒品管制的法律規定,販賣含氯胺酮成分的毒品“K粉”及含3,4-亞甲基二氧基-N-甲基苯丙胺和甲硝西冸成分的毒品“神仙水”,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年2個月,并處罰金3000元。對被告人喻某退繳的違法所得32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案例3】

田某武販賣毒品案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實施毒品犯罪

基本案情:被告人田某武,男,1990年11月5日出生,小學文化程度,無正當職業。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期間,田某武在我省某市賓館長期開房,網羅張某、徐某某、柯某(均已判決,案發時均未成年)等人販賣毒品。其間,田某武找來吳某對三人進行管理,田某武將甲基苯丙胺片劑、甲基苯丙胺(俗稱“冰毒”)及oppo、vivo、華為榮耀專用手機交給吳某,然后按毒品交易額的20%付給吳某提成。在日常管理中,吳某按交易額的10%提成付給柯某、徐某某等人。交易完成后,收取的毒資交給吳某。2016年12月16日至27日,田某武在租住的房屋安排周某明、周某祥、程某(均已判決)販賣毒品。田某武安排周某明、周某祥、程某每人一天輪流販賣毒品,每天中午12時到次日12時為一班,利用專用的手機電話號與吸毒人員聯系,田某武每天按照收入的10%提成給周某明、程某等人。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田某武多次販賣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田某武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的,是累犯,應依法從重處罰。田某武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販賣毒品,依法從重處罰。田某武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具有重大立功表現,量刑時依法減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田某武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1萬元。

【案例4】

幸某坤運輸毒品案

——未成年人被教唆、利用實施毒品犯罪

基本案情:被告人幸某坤,男,生于2003年2月24日,漢族,務工。2019年9月4日,幸某坤的微信好友“小晨晨”用微信與其聯系,讓其幫忙送東西,事成之后會給幸某坤報酬,幸某坤表示同意。2019年9月10日 “小晨晨”與幸某坤微信聯系,并將“陳晨”的微信名片推薦給幸某坤,讓其趕到我省某市幫忙取張銀行卡和手機卡再送給別人,承諾事成之后除去路上開支,再付給幸某坤3600報酬。隨后幸某坤按照 “小晨晨”、“陳晨”的指令從安徽省合肥市途徑武漢市、黃岡市趕到某縣城。途中“小晨晨”、“陳晨”曾要求幸某坤將他們之間的微信聊天記錄及轉賬記錄刪掉,從而引起幸某坤懷疑,但在“小晨晨”、“陳晨”承諾“事辦好之后再多加錢,公司扣多少工資都補上”的情況下,幸某坤答應繼續幫他們辦事。2019年9月12日下午,幸某坤按照“陳晨”的指令及微信發的地址,從某縣城趕到某中學,并按照“陳晨”的要求,將手機調成黑屏拿在手中,保持與“陳晨”的微信語音通話狀態,然后進入該中學后門門衛室內取收件人叫“高新”的快遞,被事先守候的公安民警抓獲。后經公安民警當面檢查,在幸某坤要取的、收件人為“高新”的中通快遞內有24瓶牙膏,將牙膏割開檢查,其中20瓶牙膏內發現藏有用黑色膠帶纏裹的1409.75克淡黃色圓柱狀物品,從中檢出毒品海洛因成分,含量為57.95%-67.56%不等。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幸某坤為獲取不等值的運費而為他人采用隱蔽的方法交接物品,在其已認識到運輸的物品可能是不正常物品的情況下仍去領取快遞,屬于主觀上的明知,其行為已構成運輸毒品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幸某坤犯罪時為未成年人,依法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幸某坤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庭審中有悔罪表現,可酌情從輕處罰。幸某坤系受指使運輸毒品,在整個毒品犯罪環節中處于從屬、輔助和被支配地位,所起作用和主觀惡性相對較小,其涉案運輸的毒品未流入社會,社會危害性也相對較小,可酌情從輕處罰。據此判決被告人幸某坤有期徒刑7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 。

【案例5】

冷某鋒故意殺人、尋釁滋事案

——吸食毒品致幻故意殺人、尋釁滋事

基本案情:被告人冷某鋒,男,漢族,1979年6月10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某物業公司員工。2016年10月10日21時許,冷某鋒受邀約到其朋友家中吸食毒品甲基苯丙胺片劑。同日21時50分許,冷某鋒從其朋友家中離開步行至其住處側面巷子口時,遇下晚自習回家的李某某。冷某鋒因吸食毒品后產生幻覺,將李某某誤作他人并臆想李某某與其女友有不正當關系,遂持隨身攜帶的折疊刀對李某某胸、腹、手臂等處捅刺數刀,致李某某死亡。次日7時許,冷某鋒因吸食毒品后行為異常,在家門口燃燒衣物。肖某從此處路過,冷某鋒手持木棍上前無故對肖某進行擊打,致肖某左側第9、10肋骨骨折,損傷程度為輕傷。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冷某鋒持刀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冷某鋒隨意毆打他人,致一人輕傷,情節惡劣,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冷某鋒一人犯數罪,應依法予以并罰。冷某鋒因吸毒致幻后在夜晚持刀殺害一未成年在校學生,手段極其殘忍,罪行極其嚴重,還隨意毆打他人,依法應予懲處。據此判決:被告人冷某鋒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冷某鋒已被執行死刑。

相關閱讀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template 'shared/relateread'
强奷喂奶人妻